第39章(1 / 2)

那篇文章倒不是艾文写的,不过是米克再次接受采访,称他从艾文的文章中获取灵感,正在筹备新作品,即一只机械假手。他已经展示了作品的基础概念图,对此仍然说了一堆普通虫可能压根听不懂的解释,至少负责采访他的记者显然被难倒了,最后只能把他的原话发出来。

经过此事,艾文的文章热度更进一步,又在头版上多挂了半个月。

总而言之,有了双重的推动力量,自由党无法忽视这篇文章所阐述的问题。

与此同时,民众的呼声也越来越大。

贫民区许多有残疾虫亲友的虫自发聚集起来,甚至进行了一次小型□□。艾文从电子报上看到关于□□的大幅照片:在简陋的街道(它让艾文联想起托比亚斯星码头)上,许多虫聚集在一起前进。其中一些举着牌子,上面画着简笔画的机械虫;还有一些虫举着大幅卡通画,上面画得不是别的,而是艾文的正脸。

这是一只真正高尚的虫。当记者采访时,有一只虫热情洋溢地说。

高尚,又是这个词。不过奇怪的是,当它从这只陌生贫民虫口中讲出的时候,感觉起来和从霍登嘴里出来特别不一样。

那些虫继续□□,还举着其他画像。艾文认出了罗塞尔,当然还有一些同样属于自由党、但艾文并不是特别眼熟的虫。

旁边往往还有一行小字:【我们也相信自由党不会让我们失望】

到了后来,这样的新闻越来越多,当然,大家都很和平。

最后是接受艾文访谈的那家公司和罗塞尔研究所首先做出应对措施。罗塞尔再次进行演讲,表明他已经意识到之前的漏洞,将慷慨地对研究进行大幅度改革,即正式中断招募更多的志愿者虫。而对于预警参加实验的那些虫,实验无法中断,但他将承诺在实验结束后,给他们能够终身使用的高端机械假肢。同时,研究所也会研究开发新型能源,以图代替稀有的F2F物质。

自由党将一如既往,罗塞尔承诺,关注所有虫的平等和福祉。

他做演讲的那天正好是主星独立日。独立日是每年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天,用意是庆祝内战的结束,主星建立联邦制度,重新获得和平。很久以前,在托比亚斯星的时候,艾文也过独立日。一般来讲,在那天之前的一天,霍登会把艾文送到陶德家,自己开车到镇子里去买柠檬水。这样到了独立日那天,他们就可以简单地庆祝一下。

奇怪的是,当艾文回忆起独立日时,第一个出现的影像总是拿着柠檬水的霍登。

他甩了甩头,力图把这个现在看来令虫讨厌的画面甩出去。

然后他就和瑞安一起下楼了。

所有记者虫都坐在会议室里看演讲转播。他们一边看,一边吃夏天特供的冷冰激凌,于是艾文也拿了一个。罗塞尔的演讲一如既往,听起来特别激动虫心,当然如果他能够践行他的承诺,那就更令虫感到圆满了。

他是个风向标。演讲结束后,艾文把冰激凌包装纸扔掉,有了他的表率,其他相关公司也会逐渐跟上他的步伐。到了最后,这一部分一定会有所改善。

艾文一边往外走,一边又收到一条来自传达室的信息,要他到那里去收件。之前就偶尔有一些粉丝虫给艾文寄送花和贺卡,而在他那篇关于机械假肢的文章打爆后,这些数量明显增多了,伊尔加不得不另外开辟出一个收件室,专门堆放热情的鲜花和礼物卡片。艾文不得不每天和瑞安过去拿一趟,卡片收起来,食物和一些实用的小物件充公,鲜花放在阳台上,最后引来了一堆蜜蜂。

最后他只好单独刊登一小条内容:【心意已领,请勿继续赠送鲜花卡片】

今天倒是没有特别多的粉丝礼物。瑞安帮艾文打包了一箱零食,准备送到伊尔加的公共休息间;又整理好卡片。其中一张很有意思,艾文一看包装就知道来自米克,上面什么也没写,只有一只简笔画虫,举着一条简笔画的假腿。

艾文笑了半天:他还就过不去这个主题了是吧。

他又拿起最后一个没有打包查看的盒子。盒子是白色的,上面包了一条丝带,里面是卡片和一个大玻璃瓶,上面是金光闪闪的标签:【独立日特典:柠檬酒】

礼物都是通过安检的,所以艾文拧开瓶盖,闻了闻。

我第一次知道这玩意儿还能酿酒。他把盖子盖回去,这个还是先送去进行无毒检测,要是没问题,正好大家可以尝一尝。

他把瓶子交给瑞安,打开卡片。

然后他惊了:这这这是那只匿名虫送来的!

艾文之所以能有这一惊虫的发现,是因为卡片上前面几句话和当时那只匿名虫发给他的一模一样。他狐疑地又进一步比对了一会儿,内心感到特别奇怪。匿名虫已经几个月没有出现了,他唯一的存在意义好像就是在庭审那天当一个推手,让艾文和自由党彻底决裂。

但现在他给艾文送来了礼物。

还有一瓶酒。

那个,艾文想起来,既然是他,那性质可能不太一样那瓶酒检查之后还是我们自己带回去吧。

他说完,仍然在绞尽脑汁地思考此虫的用意。他低头看看光脑,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还留着此虫的通讯方式,于是立刻找到那个时间久远的对话框,对着那个系统自带的黑白头像发了一会儿呆。

瑞安:你又要和他联系吗?

艾文说他觉得自己应该问问是怎么回事。在他来得及思考自己究竟应不应该这样做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开始打字,很快发送了一条信息。信息非常简单,只是感谢他的柠檬酒,而没有一开场就问匿名虫到底有何目的。

在等待回话的间隙,他们已经带着收件室的东西往外走了。他们很快经过了几个需要到达的地方,例如食品安全检查处、宿舍、还有楼下停车场。现在他们自己买了一辆车,因此出去的时候可以自己开,而不必次次都蹭伊尔加的员工车。今天他们也安排了独立日庆祝,艾文准备和瑞安出去看一场电影什么的当然,要是包间,不然他可能会被淹没。

车照例是自动行驶。

艾文给自己倒了一杯柠檬汁内战结束前的最后一场大战被历史学家戏称为柠檬之战,因为其中涉及到以特别巧妙的军事骗局,和柠檬有关艾文的历史不太好,所以他总是忘记那个将军到底用柠檬做了什么。反正这就是为什么每次独立日,满大街都是兜售柠檬水的自动机器,以及那只匿名虫给他送的也是柠檬酒。

就在这个时候,艾文突然手一抖,差点被柠檬汁洒了一裤子。

艾文大叫一声:他回信了!

只见光脑上写着:【不用谢,独立日快乐。】

艾文:呃,现在我要回复什么呢?

他想来想去,又对匿名虫说:【独立日快乐。不过我没有机会送你礼物。】

匿名虫:【您为什么要送我礼物呢?按理说,我应该致歉,毕竟您之前的生活还是挺平静的。】

艾文:【既然如此,我一直有事好奇。请问您当初找上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只是为了让我知道这些事情吗?你应该知道即使是现在,我也没有能力对此做任何事情。】

然而这回,匿名虫开始答非所问了。

匿名虫:【但是如今,您已经成为了一个靶子。经过这次的事情,自由党会感到您是个威胁。】

匿名虫:【请小心行事。最后祝愿:独立日快乐。】

说完,他的头像就再次暗下去了。

同样暗下去的是艾文前面的一小块阳光。因为瑞安已经倏地站了起来,向前走去,抓住了车的自动手柄。

艾文,他说,过来,行路仪出了问题这不是去电影院的路!

第61章

当艾文刚从座位上起来的时候,他还有点晕头晕脑的,甚至心里非常希望行路仪其实没有出问题,不然他们就要迟到了。然而仅仅一分钟后,他就改变了主意:倘若真的只是行路仪出了问题,那才叫做不幸中的万幸。

因为不仅是行路仪,刹车也坏了!

这个发现,结合刚刚匿名虫的信息,把艾文吓出了一身冷汗。想一想,一辆正在闹市中行驶的车,不仅方向已经不受控制,连刹车也突然坏了,那该多么可怕!艾文几乎在下一秒钟就得出了结论:绝对是自由党的虫过来暗杀他了,选在独立日让他干脆独立,他们可真是想得很周到!

但此事对艾文来讲非常不周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