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1 / 2)

他从茶几上跳了下来,我们买这些笨重假肢的时候,也花了不少钱。花了多少来着?

瑞安说了一个数。

我们买的是最好的假肢。艾文迷迷糊糊地说,其他的肯定要比它要便宜,但这也差不多是他们给实验用虫的酬金的快一半了。

是这样。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艾文又开始下意识地拆假腿,这回倒没有轮起来,而是在地上划来划去,我有了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

关于主编说让我在季度结束前上交的稿子。艾文把腿重新装上,在房间里转来转去,虽然米克那件事成功了,但那其实是个意外。我只是把他要表达的内容说清楚了,又加上了一点我的利剑。而那篇稿子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民众天生热爱八卦,而庭审刚刚结束不久,我们都是备受关注的物。最后,他们缺乏新鲜感,而此前我从来没有以这种方式在公众面前发过声。就是因为这个。

他说完,转了个圈,而且之后谈妥的那些访谈,和这个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瑞安把假肢都放进之前的盒子里,打开一个抽屉,把它们一个个放进去:你想做点不一样的吗?

艾文摇摇晃晃走进宿舍自带的迷你小厨房倒水,声音混合着水声传出来,听起来不太真切:

我想看看,能不能写出不那么像是嚎头的,有实质意义的东西。不过我不知道主编会不会喜欢。

瑞安把抽屉关上,你要写什么?

艾文又端着杯子出来了:你知道的呀。

他靠在门边,金属手指灵巧地握着杯子,在边缘敲敲打打。艾文一边这样做,一边把杯中水一饮而尽,感觉自己的酒意又消退了一些。他站在那里端详了瑞安一会儿,突然说:

还有你。

我?

你不想做点有实质意义的事情吗?艾文歪头打了个哈欠,我最近在想,以前你好歹也是个少将,结果经过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竟然变得有点像,有点像我的附属品。你看,你到这里来,完全是我被伊尔加招聘了;你虽然在管理那边挂了一个职位,但说到底,对他们来讲你就是我的私助理。我在哪里,你就在哪里。如果我不在这里而在那里,你也会去那里。你难道不应该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吗?

瑞安走过来,在艾文前面蹲下了,没有说话。

他们的影子投射到地上。

而且,艾文晃着杯子,感觉前面的瑞安仍然有好几个重影,我觉得,你也不喜欢这样。你只是比我还要身不由己,而且你觉得我不开心,所以你要照顾我。其实我觉得你是个悲观主义者,在塞尔维亚星的时候我就有点这种感觉了。那么你到底想做什么呢?去军校之前,你想做什么呢?

瑞安终于开口,语气很晦涩:我也不知道。

你好像没有和我讲过。艾文自顾自地说,杯子危险地在他手里晃来晃去,关于你以前上学时候的事。当然我也没有讲过,不过那是因为我没有上过学,都是霍登在家里教我的。所以他露出真面目的时候,我特别伤心。你明白吗?因为他以前对我真的很好。我真的以为他对我是有感情的。

瑞安突然出手,准确地抓住了那只已经喝空了的玻璃杯,慢慢放在一边。

那时候我不知道我是雄虫。艾文继续,所以我总和其他虫打架。你还记得陶德吗?就是当时和我一起去码头的大个子,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他要是看见我,肯定会大吃一惊。还有一些其他朋友,他们在托比亚斯星。在那里,我们要开车,开很久,才能去城里看电影理论上讲,那才是被主星抛弃的地方吧?但他们所有虫,包括我,当时都认为自己属于那里,所以没有不开心。

他手里没有杯子了,于是手腕晃来晃去,最后按在瑞安肩膀上。

那你呢?艾文歪着头问。

瑞安一愣,不知他思路怎么又跳到自己身上了。

艾文:你觉得,你属于塞尔维亚星吗?还是因为你不能属于主星,所以你只能到那里去?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1-2012:53:21~2021-01-2112:53:40期间偷走艾文热冰激凌的小天使(艾文:???)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鱼千里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9章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艾文发誓自己将终身禁酒,因为他的头疼得要爆炸。他像一个游魂一样从床上爬起来,满屋子溜达,试图想起来昨晚回家之后发生了什么。他直觉其中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但他想得头要炸了,也只能想起自己组装假肢的那个小片段。

最后还是瑞安说:是你想好你的季度报告要写什么了。

艾文:呃,那我要写什么?

瑞安:你没有告诉我,只说我应该知道你要写什么。:)

艾文:

然后他彻底想起来了。

我要写罗塞尔研究所的事情。他来回拍打额头,就是这回事,我现在就去给主编回个话。

事实上,艾文刚这么说完,就自己把这事儿给忘了,一个星期后才想起来。这可真不应该,不过情有可原,毕竟这段时间艾文忙得像陀螺。他仍然带着瑞安到处跑,这回再也不会有虫怀疑他的腿是假的了,因为他拿回了属于自己的机械腿,跑起来比风都快。一周之内,他跟着伊尔加的那辆快车连轴转,回去再修改稿子,然后和主编吵架。

艾文挺喜欢主编的,毕竟对方是为数不多在和他熟悉后能和他偶尔吵吵的虫。

从某些程度来讲,他也有点像霍登。嗯至少主编的的年龄和霍登差不多大。

和主编互怼的日子对艾文来讲相当愉快,而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此事也提高了艾文的工作效率。他马不停蹄地写稿和改稿,中途终于想起来关于季刊的事情,又打电话过去和主编报备。艾文自知这是个敏感话题,而且可能写出来讨不到多少好处,为此准备了一箩筐理由以试图说服主编。

不过令他惊奇的是,主编答应得非常爽快。

您可以试着写写。他这样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