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1 / 2)

而当机甲阿尔法的能源仍然并不完美时,它的意义已经不言而喻。

即使如此,每一架机甲仍然忠实地听从了指挥。

它们用最快速度解决了环绕在机体四周的利翅蝮蛇,随后呈环状向后。

与此同时,瑞安驾驶着机甲阿尔法,将其调至最大火力,向着利翅蝮蛇群猛冲!

按照最好的情况,瑞安应当能带着机甲穿过蛇群,同时炮火将所有相连的利翅蝮蛇全部烧毁。这一击的杀伤力将几十几百倍地超越之前那些炮火的威力,也将对已经被聚集在一处的利翅蝮蛇群造成重创。

然而以阿尔法的现状,是无法支持这样大功率输出的。

它有大概率在这期间耗尽仅剩的能量。

但瑞安是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他手指微动,一个显示框浮了上来。

【是否确认在基础能源耗尽后,使用机甲最后的自带能源自爆?】

【确认。】

那场爆炸的威力,将弥补能源中途耗尽的不足。

瑞安孤注一掷冲向利翅蝮蛇群。

代表能源的红色进度条也如同上次演练的时候一样飞速退去。唯一不同的是演练只是为了检验它的情况,因此消耗的改变幅度非常细微;而在长达一夜的战斗中,它已经退成了进度条细细的末端。

瑞安全速向前。

在那一瞬间,时间相对于他来讲却仿佛变慢了。他几乎清晰地看见天空虫浮动的碎片,蝮蛇冰冷的眼睛,和黑暗的潮水。他甚至能够清晰地感到机甲张开了自身全部的利刃,割开利翅蝮蛇时发出柔软的、血淋淋的声响。

似有所感一样,瑞安也再次注意到了那个代表遗言的蓝色按键。

刹那之间,瑞安想起了自己登上机甲的时候,对着无虫之处自语的遗言。

来自阿尔法暴怒和绝望的炮火声炸开。

进度条上的红色已经无限趋近于零。

这就是一切的结束了吗?

在最后的时刻降临时,瑞安感到自己的视觉和听觉短暂地出现了幻觉。他仿佛再次看见那个蓝色的按钮闪烁,随后,他听见了自己最后想到的虫的声音。尽管奇特的是,在这幻觉里,艾文说出的每个字并非来自于瑞安自己的记忆。

他的声音是模糊而波动的,也像潮水。

【现在是塞尔维亚星时间傍晚7:55分,,外面已经开始警戒。我想是塞尔维亚星即将面临的异兽潮要来临了。或许五分钟,或许更长些,但总归很快,战斗就会开启。在此之前,我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按钮,所以想用它最后录制一点东西。】

【现在我要开始了。】

幻觉这样真实吗?瑞安想,他甚至听见了艾文紧张清嗓子的声音。

【我叫艾文,今年十八岁,在托比亚斯星长大。】

【后来我被赋予了护送机械心的虫物,只身来到塞尔维亚星,在那里,我知道了我是一只雄虫。】

【但是,身为雄虫,究竟意味着什么呢?符合一般雄虫的定义?接受一般雄虫的生活?它对我的意义,是否必然凌驾于身而为虫本身带给我的意义要更加重大?在这和我以往虫生轨迹截然不同的半个月,我不止一次想过,我究竟是什么。】

【是雄虫?是机械心?还是什么别的?】

【我仍然无法得知确切的答案。】

【而现在,我在这里,即将和我的初恋对象一起在机甲中升入半空。可能他马上就会进来,我希望尽可能在那之前把思路整理清晰。(杂音)不好意思,我重新调整一下,看看这玩意儿能不能把前面的内容删掉再重新开始】

【好了。】

【我叫艾文,今年十八岁,在托比亚斯星长大。】

【我是一只雄虫,也是被选择的机械心。然而现在我在这里,不是因为其他的理由,只是因为我想要承担我作为一只独立个虫的责任和命运。】

【战斗马上要开始了。】

【祝我们好运吧。】

这像是艾文会说出来的话,瑞安想。那么真实,好像他真的躲在这架机甲里,陪伴着他,和他一起面对无边无际的异兽袭击。

他笑了笑,用自己也听不清楚的声音重复了一遍:祝我们好运吧。

下一秒,能源条上的红色归零。

瑞安深吸了一口气,绷紧全部的精神,他要在最后一刻亲眼见证那场注定悲壮的爆炸。

但是预想中的自爆并未开启。

而那已经清零的能源条上却突然涌现出蓝紫色的光条,缓缓从红色印记消失的地方开始缓缓注入,最终盈满。光晕流动,而在同一刻,仍在全速行驶的机甲爆发出了更强大的力量。

与此同时,在震耳欲聋的、向外的爆炸声中,他们成功飞跃了利翅蝮蛇群。

火光散去。

利翅蝮蛇的尸体层层化为灰烬散落。

机甲阿尔法在余烬之中,完好无损。

第30章

瑞安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双耳因充血而失聪。

他同样也陷入了震惊。

而那仿佛奇迹般出现的崭新蓝色能源条仍在闪烁着。它的出现,似乎宣告机甲在机械心的能源被耗尽的最后一刻并未自主自爆,而是切换至了一处神秘的、无虫知晓在新能源。

瑞安非常确定,在之前演习的时候,这新的能源条从未有过出现的迹象。

他定了定神,突然又想到了在爆炸前夕,传到他耳中的话语。

太真实,也太奇怪,好像它们不是来自自己的脑海,而是来自机甲内部。

再说,即使是幻想,为何他会幻想一段艾文版本的遗言呢?

等等。

在那段话里,艾文絮絮叨叨地提到了机械心?

瑞安正疑惑着,突然听到从机甲中,不知具体来自何处,再次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这回他听得非常清楚,即声音确实是客观存在的。找不到声音的来由,好像它从上空笼罩下来,盘旋于封闭的机甲内部之中。

那个,不好意思,我刚刚一紧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回放功能触发了应该没有其他影响吧?

现在那个声音听起来非常心虚。

瑞安:

瑞安:艾文?

*

当「切换Q阵型」的命令传达下来后,士兵之间一片寂静。

鲁拉斯坐在机甲中,眼含热泪,但仍然不得不和其他虫一样严格遵守少将的命令。他操纵着机甲杀死攀附在机甲上的利翅蝮蛇,同时后退,抵达自己应当守住的坐标。

在显示屏中,代表机甲阿尔法的光点已经急速远去。

鲁拉斯经历过演习,也被告知过在机械心的融合宣告失败后,这一举措意味着什么。

他强迫自己聚精会神地注视着远处黑压压的利翅蝮蛇群,感到内心非常痛苦。

在一团团明亮的、转瞬即逝的炮火中,他看见了那场大爆炸。

鲁拉斯用手调试了一下战时内部通讯频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