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1 / 2)

「快!调手动,直接到这个地方去」

通讯屏中立刻涌现出一处坐标。

卡森的肾上激素飙升到巅峰。

星舰倏地上升,直奔被制定的坐标。在极端的紧张里,卡森已经无法再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想法。他大脑一片空白,像是真正的机械一样听从着通讯频道另一边的指挥。

「现在去这里:」

卡森全速往指定的坐标形式而去。

警报停止,他又得到了片刻喘息的时间。

他刚刚在全力躲避的并不是利翅蝮蛇如果他真的距离利翅蝮蛇那样近,那卡森是毫无生路可言的。他在躲避的其实是一种来自利翅蝮蛇的、以特定航线活动的奇特声波。它们在黑暗中替这些异兽指引方向,告诉它们是否存在需要它们袭击的对象。

利翅蝮蛇只会袭击它们碰到的东西。

对于不了解它们的虫,可能会以为它们其实非常无害,毕竟远离它们就好了,但其实不然。

利翅蝮蛇的运动范围是庞大的。它们并不像气角蝠那样只需要一棵树、一方天空;也不想其他生物那样只需要一条小道。

所以它们带来的杀伤力也是巨大的。

而当它们要碰到的是一个小星球时,后果也自然不言而喻了。

在几十年前,塞尔维亚星外围其实还有另一个属于虫族的荒星。它静静地运转,直到在那一年,它的坐标和利翅蝮蛇的行进路线相重合。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虫记得这颗行星叫什么了,那就是它的下场。

卡森倒是知道,因为此事和他们息息相关。

他想起当初进行战略学习时看到的纪录片,其中惨烈的场景,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警报伴随着绿光再次亮起。

「向指定坐标俯冲,快!」

卡森立刻重新集中注意力,全力听从来自频道另一边的指挥。这一次突围和其他时候明显不同:他能够感受到利翅蝮蛇在宇宙中发出的可怖嘶嘶声,甚至能够预感到它们的降临。

和利翅蝮蛇群一样,它们的声波也呈双半圆状合拢,最后形成一个马蹄状,随后势不可挡。

而卡森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那合拢发生之前,从中间的缝隙里冲出去。

成败在此一举。

越过它,他就能暂时穿过异兽潮,且在它们离开塞尔维亚星之前都被留在茫茫宇宙中。塞尔维亚星在异兽潮中的存亡和他将短暂地切断关系。

如海的可怖声波在耳边暴怒地喧嚣。

卡森咬紧了牙关,却也没有其他选择。

他也可以调头回去,虽然在现在看来没有什么意义,但他是

「快!」通讯频道中,卡森不知道姓名的侦察兵厉声道,「我们替你看着坐标,马上就要成功了!」

「你唯一的目标就是穿越异兽潮。」

「至于其他,我们现在一点也不想你和塞尔维亚星共生死。」

那就下次吧。卡森喃喃地说,谢谢你们。

随后他抓住手柄,尽全力一推

*

瑞安已经登上了机甲。

就内部装置来讲,阿尔法和其他机甲并没有设施上的过大区别。瑞安早就用它演习过,因此更加熟悉它的内部构造。他视线扫过操作台,一边在心里暗自规划,一边留出最后一点心神,关注着自己仍然一片安静的光脑。

等到战斗正式开启,战时通讯的信号也会将它覆盖。

到了那时,他将不再有机会接受任何私虫信息。

瑞安好像被分裂成两半。一半的他已经视死如归,另一半却被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牵引着,让他不住地把注意力迁移到光脑上,等待一条未知的消息。

他此时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在机甲启动前至少知道艾文如今在什么地方、是否安全。

为什么还是没有找到虫呢?

难道中间又出了什么意外?

还有五分钟。

如果在此期间艾文被找到,那么或许瑞安还有机会,能用私虫通道最后同他讲几句话。

还有四分钟。

瑞安深深地呼气、吸气。期间他注意到一项反常的细节,即在机甲的隐藏指示区域内,有一个小小的程序还在亮着。那不是什么战略程序,只是每一座机甲都自带的、录制最后遗言的功能。然而在机甲中牺牲的虫往往不仅自己没有全尸,连机甲也都碎成碎片。遗言和遗言的主虫一样消弭,留下它又有什么意义?

阿尔法已经几十年没有经历过战斗了。

瑞安不知道那幽灵一样的遗言录制器是什么时候、被什么虫打开的,但他皱了皱眉,把它当成了一个不详的信号。

他关上了它。

还有三分钟。

迟迟没有消息。

或许是被那遗言录制器影响了心神,瑞安发现在这最后属于自己的珍贵时间中,他的思绪已经不受控制地再次飘向了它。如果没有虫找到艾文,那么至少在最后一刻,瑞安可以把要说的话对它说出口。

即使艾文并不会听到,至少在瑞安消失在爆炸中之前,他说出口了。

那是一个念想。

还有两分钟。

瑞安伸向开启程序的手顿了顿,还是放下了。

一位少将最后的遗言,是对一位和他在外界感知中毫无关联的雄子,会是一件不名誉的事情吗?

而即使他不在乎,艾文不在乎,让他听到来自死者的话,又有什么意义?

他选择不把它们录下来。

还有一分钟。

艾文,瑞安对着空荡荡的指挥台说,你非常讨厌我用敬语,所以,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但我希望你没有到什么我们无法预料的地方去,至少还留在军营中。

马上我就会驾驶机甲迎接异兽潮,并且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塞尔维亚星的安危。

还有你的安危。

在这一切结束之后,你就一定要离开塞尔维亚星了。关于主星上的未来,我们谈论过,再多在上面讲场面话已经毫无意义。

所以,我想用这点时间,说一些我以前从未说过的话。

他顿了顿,伸手轻轻按了按耳廓。

我最荣幸的事情,就是从你口中听到,你喜欢我。我从来没有给出过直接的回应。即使我们我也没有对你说过,我也有相同的感觉。

我想我也喜欢你。在你之前,从来没有其他虫让我感觉到我重要、不可替代。

所以,即使一切都将不复存在,我也会记得你给我的那个吻。

瑞安深吸了一口气,把最后的话讲完。

你是我见过最优秀、最勇敢的雄虫。即使主星的一切都仍是未知,但我相信到了那里,你也一定可以做出其他雄虫做不到的、了不起的事。

我希望你能永远快乐。

时间到了。

并没有虫带来有关艾文的消息。

瑞安闭上眼睛,又睁开,眼中燃烧着战意。

战略通讯自动开启,私虫光脑上的亮光归于暗淡。

瑞安冷淡的声音传入了机甲自带的通讯器。

「准备启动,一切听我指挥。」

阿尔法发出轰鸣。

作者有话要说:

推基友预收:《死亡后应激障碍》by昀山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