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1 / 2)

在上星舰前偷偷溜走这事其实挺疯的,毕竟艾文完全没有想过他下一步要怎么办。

等卡森抵达主星,或者在半路上,肯定会发现星船上查无艾文此虫。到了那时候,瑞安一定能够反应过来艾文还在营地里,并且一定能够成功找到他,而艾文则需要解释为什么自己仍然要坚持留下来。就算瑞安不找到他,艾文也藏不了多久,因为他会面临弹尽粮绝的局面。

情况还是有点小尴尬·jpg

艾文抱着营养剂盒子坐在机甲研究基地的角落中,沉默地想着。

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很久,也熬走了一批研究虫。星舰早上起飞,但现在应该是到了夜晚。

他喝了一管营养剂,决定走一步看一步。

想到这里,艾文决定再去阿尔法里试一试。按照上次的经验,他只需要把自己连接进去,并不需要其他战斗技巧和经验,因为归根究底,他扮演的角色比起驾驶员来更像是电池。

艾文把盒子藏好,想了想,又脱下了手套和鞋子放在盒子上面,用脱下来的防寒衣盖住。

他又把旁边的一些杂物拿过来尽可能整齐地拜访在上面,把上次立了一功的旧电脑下方的小空间挤满。

最后他穿着单衣孤身走出杂货间,进入机甲室。

为了防止有研究虫进来时发现升降台被启动了,艾文没有使用它登高。手套已经被脱了下来,他大可以自由地伸展出手脚上的零件,于是也轻轻松松爬到了自己要去的位置,再吊在上面开启小门,把自己送到内部。

艾文在椅子空隙上做好,将自己完整连接。

他关闭舱门。

今天艾文不想试飞,只是想要重建和机甲的联结。他组装好所有端口,感到那种奇妙的、和整个机甲心念联通的感觉又回来了。艾文长舒一口气,浑身非常轻盈,好像暂时抛却了来自外界的一切烦恼。如果可以,他甚至想要永远待在这儿,或者至少,等到下一个清晨降临。

机甲里黑漆漆的,他在那里坐了一会儿,原本只是希望平静下来,但最后真的差点睡着了。

他甚至又做了个梦。

艾文梦见了一番血腥的大场面,灵感或许来源于对未知异兽潮的紧张,也或许来源于幼年在托比亚斯星看的冒险电影。远处的地平线上冒出刺目的白光,随后成千上万异兽咆哮着从空中飞过,对着渺小的军营露出丑陋的獠牙。

这些异兽看不出是什么品种,但假如仔细研究一下,有点像鬣须兽和气角蝠的混合体。

总而言之,它们生着巨大紫色的骨翼和黑色尖角,却有着鬣须兽的庞大头颅。它们俯冲而来,而有虫大喊一声

没有虫在大喊。

但艾文确实是被虫声唤醒的。

仿佛有许多军雌在同一时刻涌进大门。机甲基地并不常被使用,因为里面只有机甲阿尔法和其他的一些小机架,所以只有遇到演习和应敌需要的时候才会被大规模使用。艾文迷迷糊糊地坐着,还以为这也是梦境的一部分,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不对了。

天窗打开,外面是脚步声和不详的静寂。有虫在紧张又镇定地低声交谈,其中一个声音说:现在对已经无法快去。

那声音非常熟悉,只是因为隔着机甲铁壁的缘故,显得非常模糊。

然后另一个响亮些的声音道:是,少将。

艾文在黑暗中猛然睁开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12-1619:10:34~2020-12-1720:34:48期间帮艾文溜号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鱼千里16瓶;小明爷爷活到99是因为、别说话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感谢在2020-12-1119:10:34~2020-12-1720:34: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鱼千里56瓶;小明爷爷活到99是因为、别说话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7章

消息是从卡森那里传回来的。

星舰在行驶中,马上就会抵达第一个跃迁点。星舰再次陷入颠簸,卡森坐在驾驶室中,不由得再次想起在自己房间里睡了将近一路的艾文。未经允许,雌虫不得干涉雄虫的隐私,于是他并不能够自己进入那个房间。

他于是再次发信:

请问您显得仍然感到一切都好吗?

没有回应。

在塞尔维亚星军营机甲基地的阿尔法里,艾文已经睡着了。

卡森又等待片刻,再次问道:

请问您

他没有来得及把这句话打完。

从塞尔维亚星到跃迁点,需要飞行一段漫长的距离。按理说现在还不是异兽潮到来的时间,但为了以防万一,他们绕了更远的一条路,来和异兽潮的行进路线呈X状叉开。这是瑞安的决策,此时发挥了大作用,因为当星舰的颠簸愈发严重,卡森的视线也不由自足聚集在那屏幕上的绿点时,不由得惊骇地愣住了。

绿点代表他们即将面对的异兽:利翅腹蛇。

这是一种纯粹来自宇宙的怪力,一种完全无法与之和平共处的可怖异兽。不同于气角蝠和鬣须兽,在利翅蝮蛇这里,并不存在徒手的击溃。这些古怪的生物幽灵一样出现在宇宙伸出,虫星外围,从形态上就看起来格外可怖。蛇形的身体,巨大坚硬的墨绿双翅,且每一只都生着三个细长诡异的头颅。

利翅蝮蛇常常呈集体行动。

它们细长柔软的身体会有效避开子弹,而至于其他类型的武器,只要一接近它们,就会被紧紧缠绕住,随后被黏液生生拖离。

因此唯一对付它们的方式就是使用机甲。

杀伤力越大的机甲越好。

这些利翅蝮蛇飞掠在宇宙中,每一年都有固定的飞行路线。它们会在一路上横冲直撞地毁灭一切自己经过的东西,包括但不限于宇宙生物、破碎的陨石、拦路的小行星。利翅蝮蛇的种群会随着时间变化而慢慢改变路线,以往只出现在塞尔维亚星外围,而这一年,根据估算,它们会直接扫荡上半个塞尔维亚星。

当它们集体出现的时候,检测屏上便会出现代表它们的绿色信号斑点。

斑点密集,说明利翅蝮蛇来势汹汹。

正如现在。

卡森再是小队长,也只是个军衔低下的普通士兵。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阵仗,但只呆愣了两秒,就猛然抓住了光脑,先删掉和雄虫的对话,再调出和营地的紧急联络。每一分钟都不能浪费,因为屏幕上的绿点在肉眼可见地蠕动、变得更加密集。

唯一令虫安慰的是,这些探测器探测到的是几百公里外的情形。

而卡森目前的位置距离塞尔维亚星已经非常遥远了。

阴差阳错,他们获得了双倍的时间。

卡森发送完毕,双手已经满是冷汗。他又呆呆注视面前的显示屏半晌,好像一时想不出下一步要做什么一样。返航?还是继续向着主星前进?

他只有这一艘小小的星舰。

如果不慎碰见利翅蝮蛇,那么他和雄虫的下场便只剩下死路一条。

利翅蝮蛇是无法用个体的力量战胜的,遇上它,一般情况下最合理的方式是立刻自杀来换取一个更快速无痛的死法。

卡森面色惨白。

他小心地抉择着。

利翅蝮蛇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于是他很快小心地选择了一条较为安全的路径,暂时获得了喘息。

然而获得喘息的也仅仅是星舰而已,至于卡森本虫,他还要面对另外一个抉择:

1.告知雄虫

2.不告知雄虫

其实他是不必为此而担忧的,毕竟艾文压根不在星舰上,但问题在于此事卡森并不知晓。他花费了整整五分钟冥思苦想,想要选择前者,又担心对方的情绪因此不稳定;选择后者,又担心倘若遇到极端情况,雄虫无法及时应对。

卡森呆呆地看着星舰航行的路线,又看向自己的双手。

这是一双属于塞尔维亚星军雌的手,骨节突出,上面布满旧日的伤疤。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