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1 / 2)

艾文从来没有主动打开过它。只有霍登在他很小的时候打开过一两次来调整他的肢体协调,并且要求他必须熟记打开这一部□□体时的流程和密码。

艾文输入密码。

这是他对于自己半机械身体意识最强烈的时候。

密码共有九位,他输完后静静等待片刻,突然感到肚子上一整片发麻。他不由自主地呃了一声,再低头时,金属片已经打开,而他的腹部已经露出了一个洞。

乍看还蛮惊悚的。

但对于解开密码锁后面的流程,艾文还是记得很清楚的。他思索片刻,把手伸进去,找到了几个内部按键,选择了几个按下。肚子里又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声音,但这回没有其他感觉。他很顺利地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被紧紧咬合的机械牙齿之间落下,掉进他的右手手心,被艾文取了出来。

那是一颗迷你版的机械心。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出现了很多新来的小天使,感谢评论!

顺便我问了问艾文的意思,他说你们也很可爱

第22章

在艾文的机械心被取出之后,他右眼的视野顿时黑暗下去。左臂和双脚软软垂下,只有右臂仍然有力地端着那颗机械心脏,甚至将它举起,方便身体的主虫将其和面前的机甲适配大机械心进行比对。

失去了体内的核心,艾文的机械义体自然是要失去生命的。

然而霍登贴心地配备了缓冲功能,即可以让身体在失去中控程序控制的情况下仍然小范围活动一段时间。而自主撤销控制的部分越多,剩下的肢体能够自由活动的时间就越久。

所以艾文一次性把除了右手外的其他部分都关上了。

此时他已经眯起了自然眼,细细观察着两处机械心的异同。

他已经明白为何从一开始起,机械心就显得如此眼熟:

它的内部构造竟然和艾文自己的中控程序非常相似。

*

艾文把小机械心放回身体,按下按键,重启控制权。随后接连几天,他都满怀激情地投入了对机械心的改装研究中,很快有了头绪。

这自然也和他之前的发现有关。

既然发现机械心的构造和自己的构造差不多,艾文就有了一个猜想。对于自己的身体,霍登在对他进行生理教育(是对于机械虫的生理教育而不是对于雄虫的,现在想想实在很不应该)的时候特意解释过,他的程序如果经历了较大的外界冲击,容易切换到某种奇特的假寐状态,需要手动调试回去。

那我不会这样吧?艾文记得自己当时非常忧心忡忡地问,就扑哧一声倒在地上,然后在你把我调试回去之前都只能摊平装死?

当时霍登看了他一眼,那倒不会除非你让你的内部程序和外面的端口进行暴力连接。

艾文是不可能让任何虫把自己开膛破腹的,所以相应的也没有类似的危险。然而机甲钥匙的不幸之处在于它虽然比艾文的机械心要大,但缺乏一个脑子,只能任由艾文把它放进右臂支架里快乐摩擦。摩擦后的机械心即使被取出来也进入了假寐状态,宛如失去了灵魂。

终于有一件我能做到的事情了。艾文想,我今天就要把你处理好。

然后他把魔爪伸向了机械心。

即使发现了问题所在,艾文也花费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来进行试验。这一阶段花了他三四天,虽然乍看挺短,但对于艾文来讲还是挺长的。最后改装成功,他慢吞吞地走去报告瑞安,问他能不能让自己确认机械心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后再走。

瑞安自然又同意了。

然后他召集一些相关虫员,大家一起去尝试启动机甲。

机甲研究室其实并不在军营里面,这就是为何每次艾文去都要瑞安或者索伦送他。因为机甲启动的动静非常大,因此为了避免扰乱正常的军营生活,它被设置在距离军营车程一小时左右的地方,里面全机械化管理,平时并没有其他虫。在这样的地方,无论倒腾出什么样的动静,除非把整个机甲实验室给炸了,否则不会影响到军营中虫的作息。

大家走成两排下车,瑞安和艾文在最前方。

艾文是不应该近距离接触机甲的,因为即使他又看出了机械心的相关门道,雄虫仍然应该尽可能远离危险地带。他倒是没有抗议,非常听话地坐在一边,伸长了脖子远远注视着实验室的方向。

然后只听一声巨响,想必是机甲阿尔法成功启动了。

艾文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他自然非常高兴一切重新走上正轨,但想想一切走上正轨是他被送到陌生主星的前提,他就感到特别惆怅。在他独自惆怅的时候,机甲已经飞了出来,在空中绕行一圈。

是少将在里面吗?他问旁边的一只研究虫。

应当是少将。那只虫恭敬地说,不过也可能是科诺长官。

艾文又想起瑞安这些日子里表现出的反常了:反正去主星来回也就三四天,如果瑞安上周把他送走,那现在也该回来了。

为什么他那么执着于把阿尔法折腾好再送走自己呢?

艾文正冥思苦想,机甲已经从空中降落,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他赶紧站起来,然而连同瑞安在内,从机甲研究室里出来的虫们脸上没有一点喜悦的神色,反而脸色一个比一个要难看。

艾文的新倏地落了下去。

怎么了?他急切地问,有什么地方不对?它不是成功飞起来了吗?

它是成功飞起来了。跟在瑞安旁边的科诺长官说,但那不是正常的能源水平。机甲运作时里面的能量泄露的速度非常不正常,虽然能够支撑正常需求下的飞行,但仍然不足以负荷长时间的大规模战斗。

艾文呆住了。

这回又是哪里出错了呢?

他之前已经反复检查过,确信自己没有遗漏任何重点,于是现在突然又出现这样一种状况,让他感到非常慌乱无助。突然之间他仿佛回到了再小一些,在托比亚斯家中和霍登学习的场面。霍登会给他出非常复杂的难题,在里面设下陷阱,让他绞尽脑汁地用各种方式来解决。

他自然经常犯错。

每次出现问题,霍登都会一改往日慈祥的面貌,改为异常严厉地看向他。艾文,霍登说,你不是一只普通的、可以得过且过的虫。你是我的孩子,你代表的是我的面貌,所以你必须出色。我对你有非常高的要求,总有一天,你会成为我。

即使是霍登严肃脸的时候,艾文也不会特别害怕他。

他只会重新充满斗志,回到他的小房间里,几天、一周。艾文不害怕失败,他喜欢一次次证明自己是可以让霍登满意的虫,他最后总会做得很好。

艾文相信这次也会一样。

但他还没来得及调整表情,科诺就自己继续下去了:

当然,虽然这样讲,雄子能够做到这样已经是超乎意料地出色了。请您千万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无论结果如何,我们感谢您为我们做的一切。

艾文:?

突然懵逼·jpg

他不是改造失败,还需继续努力吗?这闭幕总结陈词一样的话是什么意思?

果不其然,副官接下来就充满鼓励地说:

接下来几日,让我们的研究虫们接手就好。雄子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

*

艾文一点也没有被鼓励到。

在回去的路上他确实看起来像是又枯萎了,但并不是因为这一次改造失败,而是因为副官已经用那副慈祥的表情直接将他pass掉了。

而且瑞安并没有对此表示出任何异议!

好吧其实他要是表现出异议才是奇怪

艾文仍然和瑞安坐在同一排,颠簸的时候时不时侧头看一眼瑞安,发现他也在皱眉沉思。他决定瑞安是在烦恼机械心的事情,凑过去小声问:

我以后真的不能来了吗?QAQ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