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 2)

于是在剩余的时间里,瑞安开始慢慢思索,改如何处理前者即将带给他和塞尔维亚星的问题。

再去思考霍登的用意已经毫无意义,当务之急是应对的方式。这其实有一条格外便捷的法子:瑞安毫不怀疑只要他现在转回去,把一切告诉艾文,那只天真又懵懂的小雄子就会满口答应替他保守秘密。

随后一切就简单了。

只要把艾文全须全尾地送回去,霍登有相当大的概率不会透露出什么,因为他也是共犯。

但由此以来,艾文或许终生都不会再有机会离开偏远贫瘠的托比亚斯星。

瑞安又想到艾文的眼睛。一只真眼,一只假眼,但很难判断出哪一只在高兴的时候更加闪闪发亮。他不断告诉自己他只不过认识艾文一天,而且对方虽然已经成年,但仍然是个孩子。然而即使如此,他心里仍然弥漫着一种古怪的感觉,他相信它会很快消失。

等到他下定决心,随后做出他应该做的选择。

他自然不会回去请求艾文保密。不说别的,如此举动实属像个逃兵。而且霍登大名远扬。这只黯然离开主星的神秘亚雌在近半个世纪后重新出场,想必不是为了把他的雄虫养子送出去,再被虫原模原样地送回来。即使瑞安做出如上的选择,他也一定会遇到其他麻烦,这些复杂的事件成为曲线,一点点将被卷入其中的所有虫推向应有的命运。

其中有太多扑朔迷离,但归根究底,瑞安只需要遵守规则。

等异兽潮事件结束,我就向联邦报告。瑞安想。

他将自首,随后提拔副官代替自己的领导者职务。而艾文会离开家,即使那是他并不愿意的出路。

这或许是霍登计划的巧妙之处:

他相当清楚,在这场谋划里,所有参与者都必须遵守规则。

*

艾文背靠在宿舍大门上,长叹一声,让自己像一只沙袋一样滑了下去。

然后他高高举起一只手,上面挂着一只崭新的光脑,是瑞安临走前给他的。艾文花费了一点时间,饶有兴趣地研究塞尔维亚星的光脑和霍登以前给他配备的那一只,最后得出结论:虽然外观上差别不小,但归根结底,两者之间其实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他又开始想象联邦主星上面的光脑(特意配备给雄虫的此处模仿瑞安讲雄虫时的语气),最后再次得出结论,即它们不仅用钻石打造,且各个功能齐全,必要时还能自己从中刺出毒箭以保护雄虫的安危。

艾文自己阴阳怪气地胡思乱想一阵,终于决定让自己在有限的空虚里无限地娱乐一下。他思来想去,到底按捺住了把光脑拆开的欲望,而是如瑞安所愿联系索伦,询问他自己在军营里有没有什么事可做,或者有没有什么可以去的地方来消磨时间。

消息发出后他每隔一秒钟看一次光脑(换而言之,他一直盯着光脑,除了眨眼的时候),然而等了半天,只得到一句收到。

艾文:这是什么意思??

他脸朝下倒在床上,正准备把自己调整成一个可以在被单间顺利呼吸的姿势,身后的门板上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艾文:!

艾文一惊,立刻一个战术翻滚,然后脸朝下掉在了地上。

敲门声似乎困惑地暂停了片刻。

艾文打开门,果然发现索伦站在外面,面无表情,好像一具雕塑。看到他这副表情,艾文突然不想让索伦领他出去了。和用一双死鱼眼看着你的虫一起出门,他无论如何都不认为自己能够心情放松的。

但既然虫已经来了,他实在不好意思再让索伦走开。

艾文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一个合理的理由。

我还是不想出去走了。他对索伦说,我还是决定待在这里。但我还想问问,等到开饭的时候,我要去什么地方和其他虫一起用餐呢?

你不必和其他虫一起用餐。索伦一板一眼地回答(通过那个你字,艾文合理推断他并不知道雄虫相关的事情),少将担心这里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所以特意安排了食堂的虫专门为你烹饪特殊的饭菜,到时候会被送来。

艾文立刻蔫了:哦。

艾文:那个,其实我也不太饿啦。

很难说清索伦和艾文自己相比,到底谁更像一只机械虫。对方在艾文两次婉拒之后毫不拖泥带水地走了,于是艾文再次用背顶住门,顺滑地让自己倒在地上,对着天花板眨眼睛。天花板和四壁一样一尘不染,只是门的正上方有一枚小圆洞,看起来也像是一只眼睛。

嗨,艾文说,你好呀。

天花板上的安全摄像头:

我知道你是一个摄像头。艾文说,但你不亮红光,说明你是关着的,对不对?

关着的摄像头:

如果你开着,我会担心我的不良形象被少将看见。艾文通情达理地说,但我认为我完全不必担心这个,因为少将非常熟悉那什么雄虫保护法,肯定早已料到了这一点。

摄像头不会回答他,因为它确实关着,而且屏幕后也没有其他虫。

艾文摊平在地:我觉得我不再是一只虫了。我是一只绝妙的古董,需要轻拿轻放,还不能吃辣。

艾文一拍地板:你也觉得这样不合理,对不对?

艾文翻滚爬起:所以我要去冒险了!如果你能看见我,请转告瑞安少将,我既不会迷路,也不会死掉,也不会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军事机密,因为我只是想去食堂。再见,我的朋友!再见!

*

艾文确实出门了。为了防止索伦像早上一样还在外面守门,他决定另辟蹊径,改为走窗户。

宿舍位于一栋安静的小楼,在二层高度,只比他在码头贫民区徒手下楼的地方高处不到一米。在和摄像头的戏精互动后,艾文感到心中充满的力量和激情,于是他准备再体验一下速度。当他轻盈地从窗口落出,再小心地把拆下来的窗栏杆重新接回去后,他允许自己体验了一下急速坠落。

当然,他灵活的左手让他仍然安全着陆。

艾文甩甩手,一边戴手套一边开始溜溜达达。

为了防止鬼鬼祟祟的模样被误认为间谍,艾文走得相当光明正大。每当他看见一只陌生虫,就会对对方微笑点头示意,而对方的表情虽然大多数情况都是一脸问号,但也会出于礼貌也对他点头问好。塞尔维亚星的寒冷真是名不虚传,他来时的衣服相当轻薄,但一降临塞尔维亚星,瑞安就找来了一件他能找到的最小号防寒服送到艾文房间,现在正穿在他身上。衣服的尺寸刚刚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太长了,让艾文感到自己像一个行走的桶。

艾文桶漫无目的地走了将近一个上午,终端上也没有新信息响起,说明不论是瑞安还是索伦都没有抓到他。

但他也遇到了一个问题:现在他是真的开始饿了。

艾文继续走在阳光明媚的小路上。

他决定伺机而动,等下一只雌虫出现,他就要过去问问对方食堂究竟在什么地方。然而他只是又行走了一小会儿,就发现许多虫开始零零散散地走向同一个方向。通过观察他们行走时的姿势和神色,艾文判断出他们绝对不是想要去工作,于是立刻融入虫群。

一刻钟后,艾文顺利踏入了食堂大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