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 / 2)

可能他这番话说得太铿锵有力了,瑞安表情空白了两秒钟才恢复反应。

然后他第二次对艾文露出了一个柔和的表情。

我刚刚在想,能不能冒昧地请求你暂时随我一起返回塞尔维亚星。但既然你也有此意,正好两全其美。

现在换成陶德懵逼了:等,等一下

他小声对艾文耳语:你来真的?霍登真会拧掉我的头哎!

艾文小声对他耳语:他真的没有那么暴力啦而且归根到底是他的错不是吗!

陶德还要再说,艾文却已经迅速坐直,对瑞安笑容满面道:

他没有其他异议了,我们走吧!

陶德泪汪汪地走了。在此之前,他得到瑞安的允诺,即等他们一解决完机械心和艾文机械臂的故障,就会把艾文尽快送回来。在此期间,塞尔维亚星全体驻军都会妥善地保护艾文的虫身安全。

星舰已经启动,缓缓离开码头,融入天空。

瑞安把艾文领到休息间。

他之前只顾着和对方接头,并没有问对方的名字,还是在路上听他和另一只大个子虫交谈时捕捉到的。名叫艾文的小虫是个可怜巴巴的小矮子,说话举止里有一种天真的跳脱,而因为瑞安的成长环境,和类似性格的虫结识的场景并不多。

除此之外,艾文长了张小圆脸,看起来白白净净,瑞安推测他和霍登一样是亚雌。其实他这样的身高相貌更贴合雄虫,但雄子那样珍贵娇弱,不可能出现在贫瘠的托比亚斯星。退一步讲,就算托比亚斯星上真有雄虫,也不会有虫疯狂到派遣一位雄子风尘仆仆前来码头,还冒着相当的生命危险。

瑞安不由得再次想起自己第一眼看见艾文时,他是如何颤颤巍巍地转过身,然后噗地一声软在了地上。

自己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来着?

【但是还挺可爱的。】

随后瑞安立刻谴责自己:怎么回事,在塞尔维亚星待久了,看只矮点的亚雌都觉得眉清目秀吗?

总而言之,这样一只未经世事的虫不远万里相助塞尔维亚星,甚至深明大义,愿意为了机械心顺利送达塞尔维亚星而甘愿独自背井离乡,正如瑞安之前对艾文所言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

想到此处,他第三次对艾文报以柔和的注视,问道:

艾文,你今年多大了?

艾文兴高采烈:我成年啦,上周刚过完的生日!

瑞安顿时怜爱之心更甚。

瑞安今年三十八岁,在平均寿命长达两百年的虫族,还是一只年轻虫。他之所以能在这个年龄就成为少将,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军功和天赋,另一方面是因为他负责驻守塞尔维亚星。而但凡年龄长些、有些身份军功的虫,都会想方设法离开这颗荒芜的星星。

瑞安正出神,旁边艾文又小心翼翼地问,少将,您现在有事要忙吗?

叫我瑞安就好。他点开光脑,不忙,星舰自动驾驶,返航路上我正好休息一下,可以陪你聊聊天。

瑞安手指在光脑上滑动,发现霍登之前安插给他的小程序已经毫无痕迹地消失了。

是因为用自己的方式自动检测到机械心已经和对方目标虫物(自己)成功接触,还是霍登另有方式全程监视艾文的行踪?

瑞安皱皱眉,不动声色,回头看向坐在一边睁大眼睛的艾文。

他想了想问,之前没有离开过托比亚斯星吧?

艾文摇头。

害怕吗?

艾文再次摇头,抿着嘴,小脸红扑扑的,甚至看起来相当激动。

瑞安又看了一眼光脑,状若无意问:霍登选中你来找我,是因为你的改造身体吗?

可能是吧。艾文不确定地回答,当然更多应该还是因为他是我雌父,陶德也是他看着长大的,所以我们俩会比较可靠。

瑞安微不可查地皱眉。

霍登有孩子,既然如此,艾文的雄父是谁?

而且艾文是机械改造虫。

艾文的机械身体,是令瑞安当即否定他雄虫猜测的另一个理由。

军营里是没有带义肢的虫的。联邦倒是有,但瑞安没有见过,只听说那些都是星火计划的残骸,多是失败的试验品。普通义肢只能维持基本的肢体形态,然而要让它像艾文展现出来的那样和身体融为一体、仿佛自己也有自主生命的形态,必然要使用星火技术。

艾文必然是星火技术的产物。

而星火技术从被研发到如今堪堪半个多世纪,是仍然不成熟的。用星火技术对接虫体具有相当大的危险性,失败率相当高,即使是霍登也不可能贸然用珍贵的雄子进行实验。对雄虫天然的敬畏是一部分理由,另一点则是,对雄虫的伤害一旦被发现,代价只会是死刑。

但对亚雌进行非法实验也是不合法的。

这也是令瑞安疑惑的一点:倘若如此,霍登把机械改造虫艾文直接送到自己这个少将眼前,又是什么意思?

目前为止,瑞安已经观察到艾文身体的五处机械化。首先是展露在他面前的左手,右臂,右眼。腿上的机械化程度暂时判断不出来,但两脚上都有滑轮,因此可以判定至少双足是虫造物。安装机械假肢,必然是在那些肢体不复存在的情况下。

瑞安发现自己很难允许自己细想背后的事件。

不论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对于实验体来讲,必定是极其痛苦的过程。

他又看了看正在兴奋左瞅瞅右看看的艾文。

不过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啊。

第4章

\"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义体?\"艾文思考,我也不是很确定哎。好像从记事起就有了,应该是霍登刚把我捡回来的时候换上的吧。

瑞安立刻捕捉到关键词:捡回来?

艾文点头:是的!小时候他还跟我说我是他一个虫搭出来的,后来才告知我真相。据说我小时候全家被暴徒洗劫,其他虫都死了,只有我被扔在乱坟岗里,被鬣须兽啃得不成样子,只剩一口气了。霍登把我捡回来,哪里缺了,就用机械把哪里补上。

霍登告知真相时讲得摇头晃脑、绘声绘色。描述完,还非常恶趣味地补充了一句:

我发现你的时候,你就像个破布娃娃一样。

艾文看了看自己,表示:啊,那还真是挺惨的

对于自己的悲惨过往,艾文是毫无记忆的,而当你对所有悲惨的事情没有切身感受的时候,乐观就变得非常容易。

虽然四肢虽然多多少少不是原装的,但关键是炫酷又好用啊!

但瑞安显然不这么认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