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闺女三岁半[七零] 第195节(1 / 1)

笑意从抿直的唇角不经意泄露出来,“嗯,紧张吗?”

纪榕摇头,“榕榕不紧张。”

也是,纪榕嫁人了也还住在秦家,看起来还真没差别,心里如是想,对专拱自家白菜的兔崽子总算没那么愤恨。

时至今日,纪葎还记得当纪榕第一次牵着秦招手‘丑媳妇过来见公婆’的场面,带着主观因素,他本能地觉得自己养大的小姑娘谁都配不上,但如果是客观因素,闺女嫁给知根知底的秦招总比别人好。

纪葎各种纠结,眼神落在跑过来扯住自己手的闺女身上,面容都变得柔和下来,“走吧。”

要说纪榕和秦招这桩婚,最高兴的人除了秦招,非秦老爷子莫属,整天笑得见牙不见眼,即使老人迟暮,头发花白,婚姻当天却愣是像打了亢奋剂,精气神都好了不少。

望着那郎才女貌的新人,思绪仿佛回到了很久之前,他从病床上醒来,睁开眼睛看到软糯团子的那刻,但回忆很快被人打断,身边传来的巨大抽泣声仿佛自带扩音器。

“榕榕这就嫁人了?我感觉她还不到我膝盖高呢,这就成别人的了。”

高方俊的感动让纪葎无语,心里默默道:什么时候闺女都是我的,和你没关系。

闺女结婚的第二年,她怀孕了,同年九月,随着嚎啕大哭,纪葎的另外一个羁绊降临世间。

当他在产房外面看着被推出来的小婴儿时,已经四十几岁的人突然感受到心里难得的悸动,看着女婿不管不顾冲进产房的身影,在询问过护士情况后,纪葎将眼神牢牢锁住那婴儿。

看起来那么柔软地小小一团,纪葎有些不敢相信,这真的是他小闺女生出来的吗?

纪榕出生时纪葎没在旁边,无从得知那时候的小闺女是否同样这么小块,心里懊恼之余,落在小婴儿身上的目光更加炙热。

这是他孙女呀,她有软软的手,不到尾指长的脚,看起来脆弱又坚强。

纪榕曾经在他面前提过建议,希望他再娶个喜欢的妻子,相濡以沫,那个时候纪葎否决了,时至今日,结果依然没变化。

一晃,又是好多年过去了。

摇椅上的男子合起报纸,拿起桌边的茶杯轻抿了口,目光投放在厚重的铁门上,阳光在他身上洒得满满当当。

他想,这就是他要的生活了。

“爷爷。”清脆得如同百灵鸟般的声音由远及近,身上穿着漂亮小裙子,脸颊软乎乎像包子般的小姑娘像风筝一样飞了过来。

纪葎眼睛瞬间眯起来,伸出手将小姑娘搂进怀里:“嗯。”

【番外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