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电话里传来了脚步声,走廊上也有同频率的脚步声回荡。

午夜的医院,安静的要命,皮鞋底磕地的回响格外清楚。

星如雨一抬头,看见了身高腿长的靳凉疏向自己走过来。

他依然精致,已经换掉了休闲西服,一身收身随线条的商务西装套在他笔挺的身上,藏蓝色竖条纹的布料透着高级感。

换句话说,他整个人就是高级感的诠释。

好在星如雨也已经换了衬衫,才使得对比没有那么强烈,可是耷拉在眉上的头发依旧有些藏不住的狼狈。

今晚是你找的记者?靳凉疏走近,站定。

劈头盖脸地问了这么一句。

星如雨哪里认识什么记者,他连那帮子狐朋狗友的名字都认不全。

没啊,我没有。

走廊那头的留观室,皮皮戏很足地大叫:周哥!周哥你坚持一下,手很疼对不对?没事的!

就好像是故意喊给人听的,而且确实这一声声吆喝,让两人之间本来脆弱关系导致的诡异氛围突然紧绷了起来。

安静了几秒钟,靳凉疏说:今晚记者的照片我让人压下来了。

星如雨藏在衬衣袖子下面的伤口隐隐作痛,周桐那一点点磕伤不算什么,可是他手腕的伤口血都止不住

夜深人静,面对像是前来问责的靳凉疏,偏偏自己什么都没做,却什么都不能说。

没来由的凄凉委屈让星如雨突然有点生气,突然不想揣度人物心理演戏了。

靳总真了不起,那您顺便去问问记者,到底是谁叫来的他们?也好把我的罪名坐实。

隔了很久,靳凉疏才冷冷地开口:没必要。下次再这样,你直接卷包袱走人。

此刻凌晨三点多了,一天的疲惫得不到缓解,还折腾了这么一大通,早就已经身心俱疲的星如雨觉得浑身都痛,手腕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

他受了伤,还被记者追了半个晚上,被迫飞车游首市,真的太累了。

累的甚至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当然他也不会说什么,因为没人关心,靳凉疏也根本不会信。

不用下回。

嗯?

星如雨深吸一口气,盯着靳凉疏略有些凉薄的狭长眼睛。

分手吧。

三个字掷地有声。

靳凉疏似乎是没有想到等来了这么一句硬气的话,阴郁的眉眼迟疑了一瞬,冷笑道:你想好了?

还等着你把我送给别人吗?

老子好好演戏不香吗?

当什么舔狗,想不开!

星如雨比他语气更凉:想的好好的。

从前我年纪小不懂事,说喜欢你别当真,因为我没见过世面。

回到留观室的时候,秦华正皱着眉头看手机。

听见脚步声一抬头,他看见了星如雨。

你是你就是星如雨?秦华问。

应该是刚才的新闻这会已经在网上发酵了,星如雨的脸还有明威的脸同时都被拍了,看见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秦先生,我之前说的赔偿的事情现在依旧有效。

星如雨:当然,包括我身上这件衣服,我按原价一起支付给您,今晚的事情,还是要特别感谢您。

秦华脸上有点尴尬之色浮现,他之前看见星如雨就心痒痒,但是一旦知道星小雨就是星如雨,一下子就联想到靳凉疏这个不好惹的,想到天鹅肉他是吃不上了,顿时痛心疾首。

没事的,看你客气的。秦华笑着找补:大家还都是朋友嘛。

星如雨笑笑:您是靳凉疏的朋友吧?他在隔壁陪周桐。我俩该走了,再见秦总。

明威端着手机走上来:已经联系到我爸司机了,车到门口了,我们出去吧。

星如雨对秦华点点头,和明威离开了。

秦华当然知道靳凉疏在医院,他刚才出去见匆匆赶来的医院领导的时候,院领导正亲力亲为给周桐检查伤势,对靳凉疏的态度就像对待省上领导来视察的一样。

要不是当着满屋子人的面,秦华一定得给靳凉疏说,自己看上了个小美人,哦不,大美人。

幸好没说。

秦华悻悻地去了隔壁诊疗室,和周桐打了个招呼,意外地发现靳凉疏表情有些隐匿的难看。

靳凉疏:有烟吗?

秦华:有有有!

两个人在走廊拐角的吸烟区抽烟。

靳凉疏靠着墙,窗外冷蓝色的光铺满了他的脸颊和脖颈。

他长腿交叠,修长的手纸夹着烟,烟雾弥漫间,看着窗外夜色。

这里刚对着医院大门口,可以清晰地看见一辆车停了下来,一名男青年陪着另一名清瘦挺拔的男生上了车,随即车辆开走了。

那清隽的身影正是星如雨。

靳凉疏眯了眯眼,薄唇吐出一口烟雾,迷蒙了眼前的视线。

秦华看着窗外的车尾灯:这人是星如雨吧?你那个小金丝雀?

金丝雀?

靳凉疏抽了口烟:飞了。

飞了?秦华眼睛瞬间瞪圆:你说你俩分手了?

靳凉疏一皱眉,掐烟的手指紧了紧:呵,你也用这个词,什么分手,从来都没有正式的在一起过。

秦华眼睛一亮:从来都没在一起?这么美的大美人儿当真不喜欢?

靳凉疏深邃的眉眼冷淡,回想今天看见的星如雨,变了个人似的,竟也让人可以多看两眼。

但他到底语气阴冷地说:我要真喜欢一只金丝雀,翅膀给他掰折养在笼子里,他还能飞么。

鸟儿硬是要飞走,别人也没辙,除非没了翅膀。

这话听着挺瘆人的,但是秦华琢磨出了浓浓的被甩的味儿。

而且他完全相信靳凉疏这样的变态病娇做的出他说的事儿,前提条件是他喜不喜欢星如雨。

秦华斟酌了半天辞藻,终于色令智昏,胆大包天地问道:那你既然不喜欢他,又和他分手不是,又从来没和他在一起过。嗨!说来说去还是这小子太嫩了没劲儿,靳总看不上也正常,那我可就去追他了啊。

靳凉疏的浓睫动了一下,烟屁.股被他摁灭在了垃圾箱的白色碎石上。

他转过身,撩起眼皮,去看秦华。

你刚刚,说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攻是个阴郁病娇邪气的老哥,后面还有私设(捂嘴,不能说不能说)^w^

副cp明威和秦华,这俩情敌变情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