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永嘉十七年(终)(1 / 2)

东宫藏娇 十七年柊 4867 字 3天前

朱弦回头看了隋隐一眼,随即抬袖一拂,将桌上茶盏朝外拂去。

走到门口的白衣少年忙闪身躲避,狼狈地扒着门嚷道:“阿娘,家丑不可外扬!”

朱弦冷笑:“怎么?家里有客人你就觉得自己能逃过一劫了?”

少年嘻嘻一笑,从门口走出,拍了拍衣襟衣摆,道:“怎么会?家里有客人,阿娘就顾不上气我了,至于我这一劫,还是得靠阿姐来化解!”

“都欺负到阿昭头上了,你阿姐也救不了你!”朱弦剜了他一眼,拉起隋隐的手,“去我房里说话吧!”

隋隐随着她往外走,路过门口时,抬眸看了少年一眼。

白衣金簪,墨发红唇,眸中流淌的笑意似湖面折射出的阳光。

“我怎么会欺负阿昭?我疼她还来不及呢!”他一面嚷着,一面悄悄朝她眨了眨眼。

隋隐垂下眼眸。

原来真是陈留公府的人啊

“你师父让你把这把匕首送回来?”朱弦接过匕首问道,神色有些困惑。

隋隐心中一动,点了点头。

她说的是,送回来?

难道这匕首是朱师叔送给师父的?

难怪了,这匕首镶金嵌玉,装饰华美得不像武器,一点也不像师父会带在身边的物件。

十几年睹物思人,如今,算是放下了么?

“让你送到我手里?”朱弦又问了一句。

隋隐还是点头。

“给我干什么?”朱弦皱眉嘀咕。

隋隐不明白她的意思。

“他人呢?”朱弦一边把玩着匕首一边嗤笑着问,“终于收到信了?结果就派个小辈来?还真准备这辈子不踏入京城了不成?”

隋隐沉默。

沉默了许久,直到朱弦停下手上动作,疑惑地朝她看过来。

“你师父呢?”朱弦又问了一遍。

隋隐抿了抿唇,开口时,声音微哑:“师父他已经不在了”

“哐当!”朱弦手里的匕首掉在了地上。

“你说什么?”她紧盯着隋隐,声音有些颤抖。

隋隐低下头,泪打在手背上。

“今年八月十四,南陵阳春,遇人寻仇,师父重伤”

隋隐离开时,回头看了一眼朱弦。

她坐在斜阳照不到的暗处,低头看着手中的匕首。

朱红锦衣,绝美容颜,都在暮色中蒙了一层晦暗。

看不清她的神色,也不知她伤心几何。

隋隐突然冲动地问她:“师叔喜欢吃鱼脍吗?”

朱弦抬起头,神色有些茫然,但还是点了点头。

隋隐笑了笑,轻声道:“我幼时,师父曾用这把匕首给我做过鱼脍”

她拜入师门十年,只那一次见到师父用了这把匕首。

明明是一把吹毛立断的利器,却只用来片鱼。

“片成薄如蝉翼的鱼片,再切成细丝,放点饴糖,放少许盐?再拌上金橙丝”隋隐慢吞吞地说着?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朱弦。

朱弦眼里似有波光闪了两下?随后却是轻笑了一声,道:“那是江南的吃法,我喜欢拌着姜醋吃。“

隋隐怔住。

朱弦盯着她看了一阵,问道:“你呢?窦淮对你有什么交代?”

隋隐回神?答道:“师父让我们师兄妹回七凤谷。”

朱弦沉默片刻?抚额道:“你先去歇着吧?待我缓一缓太突然了”

隋隐又行了一礼?随侍女走出。

刚刚走出主院?便见少年迎面而来,白衣金簪,眉上春风二月。

隋隐停下脚步?在侍女之后行了个平辈礼:“见过大公子。”

少年正往她身后张望,闻声将目光收回到她身上?笑道:“我叫池兰歌,十六岁?不知该称呼师姐还是师妹?”

隋隐垂眸道:“不敢当。”

池兰歌笑道:“你不说,那我就当你是师妹了!”说着,转头问侍女:“母亲将我师妹安置在哪里歇息?”

侍女报了一处庭院名。

池兰歌朝她一摆手:“我领师妹去吧,你忙你的!”

侍女抿唇笑道:“可我现下只有这一件忙的!”

池兰歌哈哈一笑,也不管侍女了,顾自招呼隋隐:“师妹来,随我这边走!”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咪\咪\阅\读\A\P\P\w\w\w\.\m\i\m\i\r\e\a\d\.\c\o\m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隋隐沉默跟上。

“师妹晚饭想吃点什么?我去嘱咐厨房!”

“随意,我不挑。”

“师妹怎么穿得如此单薄?来人,去将我那件鹤氅拿来”

“不必,我习武,不怕冷!”

“师妹”

“大公子!”隋隐终于忍不住打断他,“我永嘉二年三月初二生。”

池兰歌哈哈一笑,推开庭院门,回头朝她露出两排白牙:“我是永嘉二年三月初一生,还真是我师妹啊!”

这么巧?

隋隐狐疑看他。

他笑着作了个邀请入内的手势。

隋隐走上台阶,到他面前时,忽然,他伸手拦在她身前。

“隋师妹”这一声刻意压低了声音。

隋隐防备地退了一步。

少年一双漂亮的眸子目不转睛盯着她的眼睛看。

“师妹这一双眼可真好看。”少年唇角微微勾着,压低的声线尾音略带沙哑,撩得人心口发痒。

隋隐却又退了一步,心中既警惕,又不解。

她的相貌算不得出众,又是他父母同门师侄,这少年为何戏弄她?

莫不是本性恶劣?

也是,不恶劣,怎么会将人家姑娘出嫁时宴客的女儿红偷了喝?

想到这里,隋隐面色一冷:“大公子请自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