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节(1 / 2)

尽欢 春风榴火 2339 字 2019-04-04

“王叔今晚好兴致。”陆凛在他对面坐下来:“一个人喝酒下棋。”

“今晚月亮圆。”王叔叫老伴拿来了酒杯,给陆凛斟了一杯酒:“来陪我喝一杯,把这盘棋下完,如何?”

“好。”

一阵风过,树叶沙沙作响,月亮钻进了云层雾霾中。

“小姜去哪了?”王叔一百年走棋,一边问道:“今天晚上吃饭都没见着她。”

“她参加运动会,还没回来。”

王叔落了一子,缓缓说道:“娶回家当老婆的女人,可以不贤惠,也可以不漂亮,但最重要就是心肠要好,你运气不错。”

陆凛点头:“是。”

所有的运气,都用在与她相遇,这一点陆凛很感谢命运的恩赐,哪怕这么多年波波折折,他也从来不曾后悔。

两个人沉默地对弈了一段时间,王叔看着陆凛的棋法:“炮2平3卒底炮,平地一声雷。”

陆凛轻笑一声:“这叫投石问路。”

王叔小酌一杯:“卒3进1,弃卒抢三先。”

他意味深长看向陆凛:“俗称...瞎狗眼。”

第42章求你

就在这时,陆凛入耳的耳麦传来小汪急促的声音:“陆队,我们出击了!牛车上拉的不是毒|品,是土豆,满满一车的土豆!这老东西玩我们呢!”

只听“啪”的一声,棋盘中,陆凛的“炮”被王叔的“相”吃掉。

王叔笑了笑:“小陆,棋差一招。”

陆凛也面不改色,嘴角微扬:“未到最后,谁都不能预测结果如何。”

王叔喃喃道:“你的子已经被我吃得七七八八,还有翻盘的机会么?”

陆凛走了一卒:“不试试怎么知道?”

“初生牛犊不畏虎。”王叔又吃了陆凛一子:“今天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王叔走法越来越激进,从守到攻,到最后,陆凛竟已经失了半壁江山。

“王叔,我记得你说过,必须把自己逼到绝境上,才能走出一条通天大道。”陆凛抬头看向他:“我今天就学学你,把自己逼到绝路上,看能不能另辟蹊径。”

陆凛剑走偏锋,炮二进二,直捣黄龙,逼近他的将相。

“沿河十八打,将军拉下马。”他抬头看向王叔,喃喃说道:“你输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