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节(1 / 2)

尽欢 春风榴火 2480 字 2019-04-04

云南白药粉末洒到姜妍膝盖血肉模糊处,姜妍“嘶”了声,腿情不自禁往后面缩了缩。

“疼?”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姜妍没有说话,心里却莫名一酸。

他温厚又粗粝的手掌,轻轻捧着她的小腿跟,将云南白药的褐色粉末晕开在她的伤口处,一边轻轻吹拂,很柔很柔的风,抚在伤口上,清清凉凉。

她怕疼,以前给他削苹果,手指不小心被锋利的刀刃破一点皮,她都会大呼小叫,非得挤出两滴眼泪来,跟他撒娇,要他哄,要他给吹吹。

富贵人家里娇生惯养出来的小小姐,温软瓷实,轻易磕碰不得。

想到刚刚她浑然不觉伤口流着血,还在没命地工作,做采访做报道。

这三年,她是怎么过来的,陆凛不敢想。

只有一次,他在网上搜索她报道过的国际新闻。镜头前她穿着宽大的黑色外套,站在一篇废墟房屋上,报道刚刚发生的一起大轰炸。

后方的天空上,几驾战机呼啸驶过,投下几颗炸|弹,就在后方不远处爆|炸,震感透过摇晃的摄像头,清晰地传达到他的心里。

从此以后,他不敢再看,不敢去想。

“昨晚不是说,在家里?”陆凛主动说话,分散她的注意力。

“骗你。”姜妍说。

“我不喜欢别人骗我。”

“就骗你。”

陆凛用纱布沾了酒精,清理掉她小腿上的血迹,使坏似的,轻轻碰了碰她伤口,故意问道:“好了伤疤,忘了疼?”

姜妍抽了抽气,望向窗外,固执地说:“不疼。”

“不疼,你哭什么。”

陆凛看着那滴掉落在他手背上的温热液体,心紧了紧。

姜妍将脸别得更深,胸脯起伏,呼吸一喘一喘,上气不接下气。

不为别的。

就是见着他,心里突然委屈。

这些年,她哭过很多次,但是一次也不会在陆凛面前。

她从不用眼泪来挽回男人的心,那是没用的女人才会做的事。

但是,她忍不住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