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娇 第132节(1 / 2)

掌中娇 甜醋鱼 3979 字 2020-01-20

芜溪当地有个湖,盛产螃蟹,这个季节正是又油又肥的好时候。

最近,随着《阿潇》的热议,陈喋也成了芜溪镇上的热门话题。

这儿老一辈的人都知道陈喋从前就是陈建平家的小孩,后来被有钱人家带走也在镇上传得沸沸扬扬,现在网络上还能看到不少关于陈喋富家千金的各种传闻。

便也能和他们从前知道的对上,都以为她是回去做人家的大小姐了。

不过王棉和陈建平在镇子上和大家关系都相处很好,大家也就善意的提及,没有人背后说闲话。

下飞机后再开车到镇上已经下午四点,快到饭点了。

陈喋下车走进家时,王棉正挂着围裙在蒸螃蟹。

一见她就热情的笑着迎出来:“来啦!快坐!”

他们后来生地那个孩子叫陈洲畅,名字还挺好听,正趴在餐桌上写作业,握铅笔的姿势不太标准,字写得也大小不一的。

王棉朝他头上拍了一下:“跟你说几遍了,要叫姐姐。”

小男生见到她还是有点羞赧,躲到王棉身后,怯怯地叫了声“姐姐”。

王棉跟两人说:“今年我们这产了不少螃蟹,镇上那个螃蟹节要一块儿去广场那大家一起吃,你们也一起去吧。”

“好。”陈喋点头。

螃蟹节以前每逢螃蟹成熟产量多的时候芜溪都会有,就是各家各户把蒸熟了的螃蟹拿到广场上去,大家坐在长方桌上一块儿吃。

算是民俗。

陈喋又跟闻梁解释了一遍这螃蟹节是怎样的。

等了没一会儿,王棉端着一大盘的螃蟹出来,笑容满面:“走吧,我们去广场。”

陈喋扫了一圈屋里:“爸呢?”

“镇长找他有事儿,应该提亲过去了。”王棉说着,拉上陈洲畅一块儿出去,锁上门。

走了没几步,到隔壁家门口,王棉说:“对了,你哥哥前几天也回来了,你去叫他一声吧,我们一块儿去。”

“姜现哥?”

“对。”

“哦,好。”

陈喋应声,又偏头看了闻梁一眼。

他倒是神色如常,看不出什么别的情绪。

陈喋摸了摸他手心,便走进姜家,刚一进去就看到了姜现,他愣了下,随即笑了:“回来啦小喋,昨天就听陈叔提起你也会回来。”

自从上回姜现跟她说晚安,被闻梁直接回了个语音过去后,两人就没怎么联系过了。

一缕尴尬在空气中酝酿。

陈喋捋了捋头发,“嗯”了声:“阿姨呢?”

“还在厨房呢,还没蒸好。”姜现答。

陈喋笑了笑说:“我妈让我来催你们一下,快点儿过去。”

“好。”

出来后,陈喋跑回到闻梁旁边。

王棉和陈洲畅走在前面,陈喋和闻梁走在后头。

走了没几步,闻梁抬手,掐着她后颈,用力捏了两下,陈喋嘶声,打了他一拳,低声说:“你又瞎吃什么飞醋!”

“谁吃醋了。”

陈喋被他捏的后颈还觉得疼,气不过,又打了他一下:“那你掐我干嘛!”

前面的陈洲畅牵着王棉的手,听到他们的话,回过头来小心翼翼的看他们一眼,而后又拽着王棉弯下背,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后面的哥哥姐姐好像在吵架。”

王棉拍拍他脑袋,笑了一下:“哥哥姐姐没吵架。”

陈喋:“……”

——

广场上已经有许多人了。

大家看到陈喋还有片刻怔愣,随即反应过来,迅速围上去,你一句我一句的侃。

聊了好一会儿,陈喋都觉得闻梁要发火了,才终于偷空坐下来。

还有不少镇上的小辈也来了,年纪都还小,对从前陈喋离开以及今天为什么过来都不甚了解。

螃蟹节开始不久,陈喋和闻梁的照片就已经被人发上网了。

网友们也没往别处猜,纷纷专心致志的磕糖,对其他内幕一概没有兴趣。

他们俩是稀客,镇上大家不停拿着杯子来跟闻梁碰杯,喝的也都是这儿的普通白酒,入口偏刺,口感自然比不上闻梁平时喝到的。

好在他这人向来也不怎么在意这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