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娇 第35节(2 / 2)

掌中娇 甜醋鱼 3625 字 2020-01-20

“嗯。”

夏樱深吸了口气,骂了句脏话:“他追你了啊。”

“也不是。”

陈喋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和闻梁的关系太独特了,不能用简单的一个词来形容。

尽管说了一通惹她生气的话,但那就是他的表达方式,从陈喋认识他起就是这样,可他居然过来了。

不仅过来了,甚至还在她旁边住下了。

这可太不像是闻梁的作风了。

当然陈喋也不会自恋到觉得闻梁想要追她。

就他这脾气和咄咄逼人的姿态,能追到人才有鬼了。

夏樱:“那是怎么?”

“嗯――”陈喋想了想,“他可能是想睡我。”

“……”

——

闻梁心口的火一股股往外冒,被陈喋几句话就折腾的烦躁不已。

她还真是长本事了,闻梁这才清清楚楚的明白,过去那几年陈喋在他身边的确是装出来的乖。

偏偏烦躁完了居然是舒畅的。

闻梁站在浴室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他有一段时间没剃头发了,额前垂下了点碎发,倒是把眉角的那道疤藏去了几分凌厉。

陈喋刚才对他说“闻梁,你别总觉得我没了你会活不下去行不行”时的表情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平静又疏离。

像是说一个事实,还在嘲讽他自作多情。

看得闻梁窝火,甚至想不管不顾的直接把人拎回家里关起来,省的天天这么招摇不让他省心。

可再往后,脑海中的形象往前推移,又到了四年前的那个晚上。

她改口不再叫他闻梁哥的那个晚上。

小姑娘眼眶都是红的,紧紧咬着下唇羞于发出任何声响,明明痛的往后缩,却还不断伸出手紧紧抱住他背。

关于那一次的记忆如潮般涌来,脑海中的画面真切,就连那些压抑不住的细碎声音也仿佛清晰起来。

闻梁喉结上下滑动,太阳穴突突跳动。

他双手撑在洗手台前,而后打开水往脸上泼了把冷水,哑声低咒一句:“操。”

——

第二天一早,陈喋照常早早去了剧组。

这段日子相处下来,和剧组工作人员大家都相处不错。

一进化妆室,化妆师就调侃道:“这么漂亮一张脸,终于能让我给画个美美的妆了,我都期待好久了!”

陈喋笑了笑,在镜子前坐下。

在美人儿脸上化妆就得心应手多了,很快就给她化好妆,又被带去换戏服。

偏中性,青白色的裙袍,妆容清淡却极有气质与气场。

“来来来,我给你拍张照。”化妆师兴冲冲的拿着手机蹲下来给她拍照。

今天妆容服装结束的都早,冯致和陆川正在外面完善场地布置,陈喋得空跟几个工作人员闲聊一会儿。

手机也是这时候响的。

朱奇聪打来的。

陈喋愣了愣,自从从别墅离开后她也就再没联系过朱奇聪了。

她跟周围人说了抱歉,走到场地外去接电话:“喂?”

“陈小姐,您现在在《簪花》剧组吗?”朱奇聪问。

“对,你找我有事吗?”

“您早上起来还没吃早饭吧,我给您送过来了。”

“……”

陈喋眨了下眼,正要拒绝,电话里朱奇聪又说,“陈小姐我看到你了。”

她下意识回头,便看见朱奇聪下车朝她走过来,手里还提了方方正正一袋早点,上面是印刻精致的“韵淑斋”三个字。

朱奇聪把袋子递过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